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繼往以為序章:中國憲法的制度展開 田雷 著
一部扎根在中国大地上的宪法研究著作,探讨中国宪法制度如何展开
ISBN: 9787559843081

出版時間:2021-12-01

定  價:88.00

責  編:王佳睿,孟建升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国家法/宪法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社科·法学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00 (千字)

頁數: 280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本書討論的“憲法”,不是一個簡單的文本或某種西方的普世理論,而是站在中國憲法的自身實踐基礎上,立足中國價值,呈現中國話語,從而展現中國憲法的自身邏輯與發展道路。書稿分為方法篇和實踐篇。方法篇探討中國憲法研究中的概念、范疇、方法和理論,并通過批判性分析對比美國憲法,從而試圖打破西方理論的普世神話和話語霸權,進而提出立足于中國實際的研究方法;實踐篇圍繞中國憲法的實際框架,具體分析和研究了中國行政治理體系的合理性及其積極意義,并再次批判了西方憲法理論與實踐的局限。

作者簡介

田雷,江蘇豐縣人,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學博士(2008年),耶魯大學法學碩士(2010年),現為華東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美國憲法史和憲法理論、中國政治與憲法、香港基本法等。主編有跨學科學術叢書《雅理譯叢》和多卷本《布魯斯·阿克曼文集》。

圖書目錄

序言

方法篇

重新發現中國憲法——我們所追求的憲法理論

與其改造憲法,不如改造我們的憲法觀

文化內戰與憲法信仰

寫在“八二憲法”而立之年的思考——我們到底做對了什么?

言論自由的另一種“比較”

實踐篇

“差序格局”、反定型化與未完全理論化合意

——中國憲制模式的一種敘述綱要

最壞的政體——古德諾的隱匿命題及其解讀

微山湖上靜悄悄?——論中央集權的簡約治理

“五十年不變”的三種面孔——并論香港基本法的時間觀

后記

序言/前言/后記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一本書,也有它的“過往”。收入本書的9篇文章,就寫作的時間跨度而言,于今已經整10年?!吨匦掳l現中國憲法》,作為全書打頭的第一篇,也是最早完成的,寫作此篇,是在2010年的春夏之交,我當時還是一名學生,在耶魯大學法學院讀書,終日所忙的,是阿克曼和阿瑪的憲法課。當年隔洋觀火,眼看國內同行燃起規范憲法學和政治憲法學之爭,動筆寫作,屬于“忍不住的關懷”。此刻面對書稿,我不敢說這是十年磨一劍。書中9篇,是一篇篇地寫出來的:作文有順產,也有難產;有蓄謀已久,也有隨感而發;寫出來的,發表后成為鉛字,就算不堪回首也要文責自負,還有更多的卻沒能寫出來,有些想法曾在腦海中醞釀多時,但最終卻緩慢消失,不著痕跡;當初寫作第一篇時,我也未曾想到若干年后會有一本書積累而成?,F在回頭去看,從寫作到最后的出版,都如同“摸著石頭過河”。

編輯書稿時,我把文章分為兩類,構成這本書的“方法篇”和“實踐篇”?!胺椒ㄆ痹谇?,共有5篇文章,它們篇幅較短,嚴格說算不上論文,更接近學術隨筆。這5篇聚在一起,構成“方法篇”,由始至終都圍繞著一個核心問題而展開:作為中國的憲法學者,我們應當如何研究中國的憲法?回頭讀自己前些年的文章,初出茅廬不知深淺,無知無畏妄談方法,但也正是在這些“童言無忌”的表達中,隱藏著我做憲法研究的一顆“初心”,在此結集成書,立此存照,將那些幼稚的文字及天真的設想認領在名下,以10年為期,權當一次階段性的總結,以圖重新出發?!皩嵺`篇”在后,從原計劃中刪去了一篇,還余4篇。這4篇,算是獨立研究的論文,各有各的骨髓和皮囊。之所以將其統稱為“實踐”,是從整本書的結構邏輯上來講的,這4篇論文,雖然所討論的問題各不相同,但作為獨立研究,它們并行串聯,用心是一以貫之的:“方法篇”倡議重新發現中國憲制,“實踐篇”則身體力行,要親手解剖一只麻雀,親口嘗一嘗梨子的滋味。整本書讀下來,從方法到實踐,記錄下一位青年學者10年來的學術探索。

這10年,于我個人而言,從一名學生變為一位老師。如今教憲法課,講臺下已經是00后的新新一代。第一堂課我就講,我們國家的現行憲法,頒行于1982年,而我自己,出生在80頭,故而算是這部憲法的同齡人——我和我的憲法,都成長在這個改革開放的歷史階段,如歌中所唱,屬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輩”。讀一本書,尤其是以當代中國憲制為題的著述,不僅要關照作者個人的學術背景,還要走進其寫作所處的歷史行程。若如是觀,則本書寫作所歷經的10年,從2010年到2020年,大致對應著我國現行憲法施行的第四個10年?!耙粋€民族的生活創造它的法制,而法學家創造的僅僅是關于法制的理論”,“八二憲法”既已“三十而立”,那么講述它的“而立”故事,就是我們這一輩憲法學者注定要承擔起的任務。具體到本書的寫作,從“方法篇”到“實踐篇”,為什么要重新發現中國憲制,其何以必要,又如何可能,也都根源于“三十而立”的問題意識。

還記得當年吧,那段雖并不遙遠,卻恍如隔世的學術歲月。新世紀之初,憲法學界彌漫著一種悲觀的失敗論,“它沒憲法”。齊玉苓案好像號角吹響,為中國憲法學送來了“憲法司法化”的先進理論,自此后,“學術洋務運動”浩浩蕩蕩,要替中國在“世界憲政體系”的版圖上謀求一席之地,學者們打著“送法下鄉”的旗號,但所做的不過是“教魚游泳”而已,歸根究底,這番歐風美雨的學術努力從一開始就搞錯了方向,顛倒了理論和實踐的邏輯,用現在時髦的話來說,就是沒有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本書的寫作,拒絕挾洋自重,在當時的環境內反而是反潮流的;人微言輕卻非要逆流而動,后生難免心生惶恐,擔心被打入另冊,甚至被貼上某某“一小撮”的標簽。但生于80后,寫作在“八二憲法”“三十而立”的歷史時刻,我們這一輩無法繼續視而不見,面對著“八二憲法”,困惑不可避免,但探索也責無旁貸。所謂重新發現中國憲制,要求我們思考:作為中國的憲法研究者,在研究我們的憲法時,我們要立足在何處,眼光要往哪里看,外向還是內轉,瞻前抑或顧后?而在眼界廓定出視野之后,我們又能看到些什么,在憲制研究的眼力界內,我們能發現什么?如果在觀察上有所見,那么我們能否進而在理論上有所得?看見了,我們能否講出來,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還是會因現存語料庫的不適配而失語?關于上述疑惑,本書在“方法篇”談了些主義,又在“實踐篇”埋頭扎根于三五道問題,若是要展示本書的理論貢獻,也就在于這點微小的工作。

“繼往以為序章”,是在書稿編定后,我經過反復斟酌所選定的書名。嚴格說,這六個字之于全書,多少有“以偏概全”之嫌,它無法擔當起整本書的理論主線,從始至終貫穿起各個章節?,F在回頭看,本書寫作時,關于何謂憲制,我的理解大多是在空間/地理維度內展開的,研究案例各不相同,但憲制之用,卻不離其宗:之所以要憲制,是為了實現寓多元于一體的政治統合,而在中國,憲制不僅有其需求,而且是必需的,憲制所規定的,是中國這個政治共同體的根本存在方式,是非如此不可的必然之法。相較而言,憲制在時間/歷史進程內的展開,也即政治是如何在立憲架構內起承轉合的,并不是整本書的焦點所在。在動筆寫作之初,我并沒有自覺意識到“時間”,“時間都去哪兒了”,對當時的我來說并不是個問題,只是到了將文章結集時,我才發現,“原來你也在這里”,簡言之,憲制的時間性,于我而言,有一個從自為到自覺的思考過程。

為什么要認真對待“時間”?因為對于任何一個國家的憲制秩序來說,“時間”都并不是簡單的尺度、蒼白的背景、空空如也的過程。當我們在討論“時間”時,它不是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當下過去,又一個當下隨之而來,憲制就其生成而言,是延展在時間之流中的。任何一個國家的憲制,都可以在其歷史敘事中捕捉到它的時間韻律,都有自己的起承轉合、輕重緩急、抑揚頓挫,具體去分析,它們是各美其美的,并不是天下一家。比如說,在一個國家的政治時間中,“新”與“舊”之間如何形成關聯?“新”從何而來,“舊”何以告終?若聚焦于不同歷史階段之間的承轉,正統敘事是如何講述新舊之間的,究其主旨基調,是意在構建連續的繼往開來,還是為了凸顯斷裂的破舊立新?以上所問,都屬于國之大事,事關憲制根本,如要做歷史性的決議,能下定論的唯有政治斗爭及共識一途,無關乎學術爭鳴。

以案說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時間序列中,改革開放作為一個具體的歷史階段,是以1978年12月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為起點——“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而要理解這一階段同此前30年之間的關聯,答案必定存在于新時期在其開啟之初所做出的政治決議。也就是說,何以“團結一致向前看”,改革開放這條“新路”是如何打開的,改革者在一開始就要給出權威的說法。據此而論,什么所開創出的“新”,以及何為要革除的“舊”,原本就是一體兩面,“新”和“舊”之間的故事如何講,不可脫離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歷史敘述,若要找白紙黑字,那就是以政治共識所寫就的歷史決議,否定這個正統版本,就是歷史虛無主義。追根溯源,《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在前,“八二憲法”在后,沒有1981年這份《決議》讓“新”和“舊”各歸其位,也就不會有作為歷史新時期之根本法的1982年《憲法》。如此分析,也就在時間維度內見到了社會主義憲制的“中國特色”。

每一部憲法的背后,都有一篇史詩:書名以“時間”置換“空間”,就是為了申明憲制的時間生成或歷史根據——沒有空間維度的多元一體,共同體就可能陷入四分五裂,以至于“國將不國”;但政治若無法隨著時間流變而走過自己的起承轉合,憲法敘事在新舊是非的問題上總是眾聲喧嘩,那么這樣的共同體必定是蒼白空洞的,它不會講述自己的故事,共同體的存續也就不可脫離暴力和偶然。事實上,“八二憲法”的起草者比我們更明白歷史之于憲制的意義,所以他們在序言開篇就宣布:“中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國家之一。中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了光輝燦爛的文化,具有光榮的革命傳統?!闭繎椃ǖ幕{就在于此——歷史?文化?傳統。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本書的寫作,數一數篇數,主要完成于改革開放這一歷史階段的第四個10年,而結集出版,正逢國家政治生活走入“新時代”之際。時節之流轉,正在改造著憲法學在中國的研究,其程度之深和范圍之廣,遠非學科和學術的指揮棒所能及。

寫作本書時,我們觀察改革開放以來的憲制,勢必要處在一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格局內,因為這一段歷史的進程仍在繼續,任誰也無法抽身而去,在時間之河中,我們不可能抽刀斷水,為自己的觀察找到一種可置身于其外的旁觀位置。在此意義上,本書關于“八二憲法”及中國憲制模式的所有論斷,在當年都是基于一個還未講完的故事,一段正在進行的歷史過程,與時俱進,不舍晝夜。如此說來,本書的研究曾一度存在“欲知后事如何”的風險,所謂結論,當然要先有實踐做結,才能學術有論,而一段具體的歷史行程尚未完成其使命,一切煙消云散的東西還沒有堅固起來,曾是我們研究“八二憲法”的要命瓶頸,即便再小心的求證,也有可能被即將到來的未知所“打臉”——conclusion,還沒有到來。

但此一時,彼一時。當“新時代”自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基礎上應運而起,對于憲法學者來說,八二憲制及其在改革開放歷史階段的展開,終于到了它的“下回分解”時刻了?!靶聲r代”路在腳下,反過來也就意味著,“改革開放”以40年為期,走過了它起承轉合的周期,這40年,往前看,可謂是“新時代”的序章,而再回首,卻構成了共和國歷史中一段“過往”,塵埃正在落定。故此可以說,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歷史起點,這40年來以“八二憲法”為劇本的政治實踐,也就“封存”在這段過往之內了,現在,它們已經從鋒芒畢露走到了堅固成型,終于成為我們可以觀察并加以理論化的“對象”。距離產生美,八二憲制在“改革開放”時代的歷史生成及展開,可謂是專屬我們這一輩憲法研究者的一座富礦,就在這里挖下去吧。

問題于是擺在面前:“八二憲法”,作為改革開放歷史時期的國家根本法,它在文本上確認并規定了什么,追根溯源,社會主義制度,作為憲法第一條所言稱的根本制度,到底規定了什么?作為一部法律,“八二憲法”又是如何實施的?在四個10年接續而成的歷史行程中,它確立了何種形態的政治秩序?不變的立憲規范和能動的民主政治,在這個秩序中,是如何對立統一的?究竟應如何理解這個以“八二憲法”為劇本,又在改革開放的與時俱進中所形成的憲制?改革開放40年,什么是所改和所放的,又有什么是改革卻不能改,開放也不可放的?回答這些法學問題,打開憲法研究必要的歷史縱深,是我們當前的時不我待。

說到底,本體決定方法,我們如何理解憲制,決定了我們如何進行憲法學的研究。本書認為: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憲制是由根本法所規定的國家根本制度,以八二憲制為例,從窮則變、變則通,再到通則久,非一個長時期的歷史階段是不可能完成的,而憲制的規范性也就在于它的長久,根源于它的輕易不可變。站在上一個歷史新時期的起點,鄧小平同志告訴我們,所謂憲制,就是“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變而改變”的“制度和法律”,在此意義上,“繼往以為序章”是一語雙關的:一方面是在本體論意義上的,如前所述,這六個字表達出改革開放和新時代在憲制上的連續性,“八二憲法”還是那部憲法,經歷了五次修改,名正言順事成;另一方面則是方法論的感悟,我們當下的憲法研究要“有關懷,識時務,講方法”,時代在告別,八二憲制的拼圖也由此得以完整起來,水面浮出后,才能看到哪些是堅硬的石頭,這是由時務所催生出的新方法,打開歷史的縱深后,憲法研究所能關懷的問題,非但不是越來越少,反而是一時間涌來,研究無禁區,挑戰在于我們有沒有做好準備,如何接招。

猶記得本書寫作之初,我在方法論上的矛頭所指,首先的對手就是西化的傲慢和偏見,但10年之后,憲法學的研究可謂今時不同往日,再揪住洋務運動的天真不放,反而是在專揀軟柿子來捏。如是講,那么憲法學研究的未來,路又在何方呢?“繼往以為序章”,就此而言,就是要找到憲法研究的根,在我看來,這需要留住的根,就是“歷史”,具體到本書的論述脈絡中,則是一段已成過往的改革開放40年歷史。歷史,也只有“歷史”,才是我們論文寫作所能扎根的“祖國大地”。

2020年3月3日

本文選自田雷:《繼往以為序章:中國憲法的制度展開》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21年12月

名家推薦

站在政治的高度,跳出法條談憲制,這本書樹立了一個典范。

——王紹光,香港中文大學榮休講座教授

這是一本帶有較濃厚的“歷史感”和“真實感”的書。這里,“憲法”絕對不是個簡單的文本或某種普世理論,而是一個形成和演變過程,其中包括歷史人物的抉擇和其歷史情景,也包含政治和司法實際,更包含變與不變。在這樣的視角下,憲法和憲法學成為一個變動中的、多維度之間的相互作用,既有矛盾又有抱合,既有碎片也有整體。作者使用了生動的文字和實例,使得全書可讀性較高。

——黃宗智,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歷史系教授(榮休)、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講座教授

如何發現中國問題,如何形成適合中國歷史條件和時代變遷的概念、范疇、方法和理論,幾乎是所有知識領域面臨的挑戰。不但需要反思簡單的移植和搬用,而且需要對傳統范疇和外來概念同時置于具體情境中加以審視,才能形成有說服力的理論。沿著蘇力、強世功等對中國憲制的探索思路,田雷在中國政法領域的研究提供了又一個富有生機的范例。

——汪暉,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

不是關注概念層面的應然,而是從經驗層面關注當代中國的一些憲法實踐,田雷教授的研究非但拓展了憲法研究,也出色例證了社會科學的憲法研究進路。

——蘇力,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

編輯推薦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新中國憲法史一路磕磕絆絆,終于在以“八二憲法”為開端的改革階段穩固下來,本書從時間和空間兩個范疇,探討在改革開放的風云變幻中,憲法制度如何深刻地影響中國社會歷史變革和制度創新,揭示憲法在理論和實踐雙重維度上的演進。

本書裝幀設計夾帶“私貨”,重慶為西南地區“法學重鎮”,又和作者的求學、工作經歷息息相關,故封面以重慶的攝影作品為主設計。攝影師是美國國家地理、星球研究員簽約作者,其作品多次入選《中國國家地理》《這里是中國》。

1.王紹光、黃宗智、汪暉、蘇力等多位學者一致推薦,“雅理中國”系列003號圖書;

2.從宏大歷史事件到特寫鏡頭下的個體決斷,呈現一幅多層次的立體的中國憲法史畫卷。每一部憲法的背后,都有一篇史詩。本書點、線、面結合,既有大歷史的跌宕書寫,也有對人物的細節刻畫,打開了憲法研究必要的歷史縱深;

3.有著深刻的“問題意識”,始終扎根在中國大地。通過梳理改革開放以來的40年歷史及批判性分析對比美國憲法,本書試圖回答:“八二憲法”,作為改革開放歷史時期的國家根本法,它在文本上確認并規定了什么,追根溯源,社會主義制度,作為憲法第一條所言稱的根本制度,到底規定了什么?作為一部法律,“八二憲法”又是如何實施的?;

4.回應西化的“傲慢與偏見”。對西方的經驗和理論,作者反對“接軌心態”,反對不加區別的拿來主義,中國憲法學者可以借用外來的概念工具去理解中國的理論和實際,有勇氣、能力與想象力去探究我們自己的憲法;

5.一堂生動的“憲法課”。本書的憲法敘事并不枯燥,而是以歷史和規范文本為基礎,從具體的人、事出發,追根溯源,爬梳“八二憲法”如何反映時代的大變革;并且,本書呈現的“憲法觀”有趣生動、引人深思,值得廣大法學人士閱讀。

精彩預覽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一本書,也有它的“過往”。收入本書的9篇文章,就寫作的時間跨度而言,于今已經整10年?!吨匦掳l現中國憲法》,作為全書打頭的第一篇,也是最早完成的,寫作此篇,是在2010年的春夏之交,我當時還是一名學生,在耶魯大學法學院讀書,終日所忙的,是阿克曼和阿瑪的憲法課。當年隔洋觀火,眼看國內同行燃起規范憲法學和政治憲法學之爭,動筆寫作,屬于“忍不住的關懷”。此刻面對書稿,我不敢說這是十年磨一劍。書中9篇,是一篇篇地寫出來的:作文有順產,也有難產;有蓄謀已久,也有隨感而發;寫出來的,發表后成為鉛字,就算不堪回首也要文責自負,還有更多的卻沒能寫出來,有些想法曾在腦海中醞釀多時,但最終卻緩慢消失,不著痕跡;當初寫作第一篇時,我也未曾想到若干年后會有一本書積累而成?,F在回頭去看,從寫作到最后的出版,都如同“摸著石頭過河”。

“繼往以為序章”,是在書稿編定后,我經過反復斟酌所選定的書名。嚴格說,這六個字之于全書,多少有“以偏概全”之嫌,它無法擔當起整本書的理論主線,從始至終貫穿起各個章節?,F在回頭看,本書寫作時,關于何謂憲制,我的理解大多是在空間/地理維度內展開的,研究案例各不相同,但憲制之用,卻不離其宗:之所以要憲制,是為了實現寓多元于一體的政治統合,而在中國,憲制不僅有其需求,而且是必需的,憲制所規定的,是中國這個政治共同體的根本存在方式,是非如此不可的必然之法。相較而言,憲制在時間/歷史進程內的展開,也即政治是如何在立憲架構內起承轉合的,并不是整本書的焦點所在。在動筆寫作之初,我并沒有自覺意識到“時間”,“時間都去哪兒了”,對當時的我來說并不是個問題,只是到了將文章結集時,我才發現,“原來你也在這里”,簡言之,憲制的時間性,于我而言,有一個從自為到自覺的思考過程。

為什么要認真對待“時間”?因為對于任何一個國家的憲制秩序來說,“時間”都并不是簡單的尺度、蒼白的背景、空空如也的過程。當我們在討論“時間”時,它不是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當下過去,又一個當下隨之而來,憲制就其生成而言,是延展在時間之流中的。任何一個國家的憲制,都可以在其歷史敘事中捕捉到它的時間韻律,都有自己的起承轉合、輕重緩急、抑揚頓挫,具體去分析,它們是各美其美的,并不是天下一家。比如說,在一個國家的政治時間中,“新”與“舊”之間如何形成關聯?“新”從何而來,“舊”何以告終?若聚焦于不同歷史階段之間的承轉,正統敘事是如何講述新舊之間的,究其主旨基調,是意在構建連續的繼往開來,還是為了凸顯斷裂的破舊立新?以上所問,都屬于國之大事,事關憲制根本,如要做歷史性的決議,能下定論的唯有政治斗爭及共識一途,無關乎學術爭鳴。

以案說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時間序列中,改革開放作為一個具體的歷史階段,是以1978年12月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為起點——“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而要理解這一階段同此前30年之間的關聯,答案必定存在于新時期在其開啟之初所做出的政治決議。也就是說,何以“團結一致向前看”,改革開放這條“新路”是如何打開的,改革者在一開始就要給出權威的說法。據此而論,什么所開創出的“新”,以及何為要革除的“舊”,原本就是一體兩面,“新”和“舊”之間的故事如何講,不可脫離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歷史敘述,若要找白紙黑字,那就是以政治共識所寫就的歷史決議,否定這個正統版本,就是歷史虛無主義。追根溯源,《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在前,“八二憲法”在后,沒有1981年這份《決議》讓“新”和“舊”各歸其位,也就不會有作為歷史新時期之根本法的1982年《憲法》。如此分析,也就在時間維度內見到了社會主義憲制的“中國特色”。

每一部憲法的背后,都有一篇史詩:書名以“時間”置換“空間”,就是為了申明憲制的時間生成或歷史根據——沒有空間維度的多元一體,共同體就可能陷入四分五裂,以至于“國將不國”;但政治若無法隨著時間流變而走過自己的起承轉合,憲法敘事在新舊是非的問題上總是眾聲喧嘩,那么這樣的共同體必定是蒼白空洞的,它不會講述自己的故事,共同體的存續也就不可脫離暴力和偶然。事實上,“八二憲法”的起草者比我們更明白歷史之于憲制的意義,所以他們在序言開篇就宣布:“中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國家之一。中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了光輝燦爛的文化,具有光榮的革命傳統?!闭繎椃ǖ幕{就在于此——歷史?文化?傳統。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本書的寫作,數一數篇數,主要完成于改革開放這一歷史階段的第四個10年,而結集出版,正逢國家政治生活走入“新時代”之際。時節之流轉,正在改造著憲法學在中國的研究,其程度之深和范圍之廣,遠非學科和學術的指揮棒所能及。

寫作本書時,我們觀察改革開放以來的憲制,勢必要處在一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格局內,因為這一段歷史的進程仍在繼續,任誰也無法抽身而去,在時間之河中,我們不可能抽刀斷水,為自己的觀察找到一種可置身于其外的旁觀位置。在此意義上,本書關于“八二憲法”及中國憲制模式的所有論斷,在當年都是基于一個還未講完的故事,一段正在進行的歷史過程,與時俱進,不舍晝夜。如此說來,本書的研究曾一度存在“欲知后事如何”的風險,所謂結論,當然要先有實踐做結,才能學術有論,而一段具體的歷史行程尚未完成其使命,一切煙消云散的東西還沒有堅固起來,曾是我們研究“八二憲法”的要命瓶頸,即便再小心的求證,也有可能被即將到來的未知所“打臉”——conclusion,還沒有到來。

但此一時,彼一時。當“新時代”自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基礎上應運而起,對于憲法學者來說,八二憲制及其在改革開放歷史階段的展開,終于到了它的“下回分解”時刻了?!靶聲r代”路在腳下,反過來也就意味著,“改革開放”以40年為期,走過了它起承轉合的周期,這40年,往前看,可謂是“新時代”的序章,而再回首,卻構成了共和國歷史中一段“過往”,塵埃正在落定。故此可以說,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歷史起點,這40年來以“八二憲法”為劇本的政治實踐,也就“封存”在這段過往之內了,現在,它們已經從鋒芒畢露走到了堅固成型,終于成為我們可以觀察并加以理論化的“對象”。距離產生美,八二憲制在“改革開放”時代的歷史生成及展開,可謂是專屬我們這一輩憲法研究者的一座富礦,就在這里挖下去吧。

問題于是擺在面前:“八二憲法”,作為改革開放歷史時期的國家根本法,它在文本上確認并規定了什么,追根溯源,社會主義制度,作為憲法第一條所言稱的根本制度,到底規定了什么?作為一部法律,“八二憲法”又是如何實施的?在四個10年接續而成的歷史行程中,它確立了何種形態的政治秩序?不變的立憲規范和能動的民主政治,在這個秩序中,是如何對立統一的?究竟應如何理解這個以“八二憲法”為劇本,又在改革開放的與時俱進中所形成的憲制?改革開放40年,什么是所改和所放的,又有什么是改革卻不能改,開放也不可放的?回答這些法學問題,打開憲法研究必要的歷史縱深,是我們當前的時不我待。

說到底,本體決定方法,我們如何理解憲制,決定了我們如何進行憲法學的研究。本書認為: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憲制是由根本法所規定的國家根本制度,以八二憲制為例,從窮則變、變則通,再到通則久,非一個長時期的歷史階段是不可能完成的,而憲制的規范性也就在于它的長久,根源于它的輕易不可變。站在上一個歷史新時期的起點,鄧小平同志告訴我們,所謂憲制,就是“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變而改變”的“制度和法律”,在此意義上,“繼往以為序章”是一語雙關的:一方面是在本體論意義上的,如前所述,這六個字表達出改革開放和新時代在憲制上的連續性,“八二憲法”還是那部憲法,經歷了五次修改,名正言順事成;另一方面則是方法論的感悟,我們當下的憲法研究要“有關懷,識時務,講方法”,時代在告別,八二憲制的拼圖也由此得以完整起來,水面浮出后,才能看到哪些是堅硬的石頭,這是由時務所催生出的新方法,打開歷史的縱深后,憲法研究所能關懷的問題,非但不是越來越少,反而是一時間涌來,研究無禁區,挑戰在于我們有沒有做好準備,如何接招。

猶記得本書寫作之初,我在方法論上的矛頭所指,首先的對手就是西化的傲慢和偏見,但10年之后,憲法學的研究可謂今時不同往日,再揪住洋務運動的天真不放,反而是在專揀軟柿子來捏。如是講,那么憲法學研究的未來,路又在何方呢?“繼往以為序章”,就此而言,就是要找到憲法研究的根,在我看來,這需要留住的根,就是“歷史”,具體到本書的論述脈絡中,則是一段已成過往的改革開放40年歷史。歷史,也只有“歷史”,才是我們論文寫作所能扎根的“祖國大地”。

2020年3月3日

本文節選自田雷:《繼往以為序章:中國憲法的制度展開》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21年12月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女人高潮免费视频,中文字幕高潮激烈,国产亚洲日韩精品超碰,国产成人精品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