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重新發現中國 流變的家庭:轉型期中國農民家庭秩序的多重面孔 李永萍 著
多维度剖析农民的家庭机制及生活逻辑,呈现传统至现代农民家庭的流变图景
ISBN: 9787559843913

出版時間:2022-01-01

定  價:56.00

責  編:罗敏月,揭乐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社会学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社会科学/社会学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261 (千字)

頁數: 384
圖書簡介

隨著現代化和市場化力量不斷滲入村莊,農民日益嵌入市場,且與之發生深度互動。作者通過駐村調研考察,挖掘潛藏于鄉野日常下農民的生活邏輯及家庭的內在機制,以大量的第一手材料為依據,抽絲剝繭地梳理了轉型期中國農民家庭秩序的嬗變。此書所論聚焦于家庭領域的具體現象,如婚姻模式、代際關系、養老問題等,并由之延伸至村莊、市場等場域,剖析相互間豐富而幽微的聯動關系。流變的家庭既是社會從傳統至現代轉型的產物,亦是其發展變遷的見證。

作者簡介

李永萍,1987年生,四川宜賓人。武漢大學社會學博士,現為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助理研究員、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員。主要從事家庭社會學和農村社會學研究。近年在《青年研究》《社會發展研究》《中國農村觀察》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四十余篇。

圖書目錄

序 言 / 1

一 婚姻與家庭秩序

婚姻模式的變遷與光棍成因的歷史分析 / 3

老實人為何更容易成為光棍? / 8

東北農村的離婚與婚外情 / 15

華北農村的本地婚姻市場與高額彩禮 / 22

農民的生育觀念及其轉變動力 / 31

論分家的區域差異及其對老年人的影響 / 38

轉型期當家權的變遷 / 44

情感性家庭何以可能? / 49

情感性家庭及其區域差異 / 56

宗族性村莊婦女在家庭中的自主性與依附性 / 61

民間信仰與婦女的生活意義 / 68

二 代際關系與養老

家庭政治的現代演變 / 77

中國農村的老齡化為何沒有成為一個問題? / 82

新三代家庭 / 88

彈性代際責任與有主體性的老年生活 / 93

老人種田的故事 / 97

代際關系與養老預期 / 101

人地關系與養老秩序 / 108

女兒為何參與養老? / 117

為什么珠三角農村的老年人可以將“小病看成大病”? / 121

老年夫妻分開管錢的邏輯 / 128

農村老年人閑暇的正當性與可能性 / 131

階層分化下的老年人生活 / 142

店口農村的老年人協會為什么是維持性的? / 147

老有所為:農村老年人協會的運行邏輯 / 155

三 社會競爭與家庭發展

村莊競爭與熟人社會的異化 / 173

農民遭孽:貧窮,還是競爭? / 179

農民收入、教育競爭與“啃老” / 183

依附性社會競爭 / 189

熟人社會中的階層分化與階層秩序 / 196

回歸,還是再出發? / 203

維持型家庭的內在機制 / 210

論農民的家庭發展能力 / 215

四 村莊中的家庭生活

家庭的低積累與高社會支持的應對機制 / 227

無壓力社會與消遣式生活方式 / 238

家庭發展壓力與村莊公共性的缺失 / 245

熟人社會關系的性質及其變遷 / 251

鄉村公共空間的演化與農民閑暇 / 257

半公共空間與公私關系 / 263

隱秘的公共性 / 269

村莊經濟關聯與村莊社會關聯 / 274

東北農村的社會關系 / 282

原子化地區人情的建構性 / 290

辦酒席為何不收禮? / 295

五 市場化與家庭策略

農民與市場的關系 / 303

城市化的不同模式 / 311

大城市郊區農村與普通農村農民城市化進程的差異 / 317

蘇州農民城市化的動力和機制 / 323

為什么大城市近郊農村都是外地人種地? / 331

農村副業資本化對小農經濟的瓦解 / 335

六 家庭變遷與政策反思

城鄉中國視野下農民家庭結構的多樣性與靈活性 / 343

最具時代特征的“中年人” / 349

農民工的變遷 / 356

武漢農村為何解決不了土地拋荒的問題? / 362

低保制度的變遷 / 367

序言/前言/后記

序言

在當下社會學的研究主題中,家庭研究算不上一門顯學,甚至頗有一點冷門的味道。不少年輕的學者在家庭領域的邊緣徘徊,常常望而卻步。于是,家庭研究常常被圍觀,而入場者寥寥。這種寂寥的處境并不意味著家庭研究不重要。眾所周知,家庭是社會的細胞,中國社會文化傳統更是蘊含了濃厚的家本位的觀念,以至于20世紀80年代社會學恢復重建以后,家庭研究曾長期占據社會學研究的主舞臺,是改革開放以后中國社會學恢復發展歷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作為社會學研究的經典命題,家庭研究沒有過時。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工業化和城市化加速,中國社會的基礎結構發生了深刻的轉變,家庭領域的新現象、新問題層出不窮,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推進家庭研究,是擺在當下學人面前的緊迫任務。

近年來,農村家庭領域的一些現象引起了社會公眾的廣泛關注,例如養老問題、天價彩禮、光棍、兩頭婚,這些熱點現象將家庭領域的變革重新置于社會大眾的視野之中。每個人都生活在一個個家庭中,對于家庭生活有著切身的體驗,自然也能由此生發出對于家庭變遷的樸素感受,因此家庭變遷中涌現出來的問題很容易成為引發廣泛關注的熱門公共議題。對這些熱點現象還要有冷思考。長期以來,人們習慣于從家庭倫理弱化、家庭結構簡化等層面分析變革時代的家庭問題,但是,家庭倫理到底如何變遷、家庭結構究竟處于何種狀態、當前農民如何展開家庭生活等,都是有待于充分研究的問題。事實上,家庭研究領域雖小,但其內在諸多種關系、現象相互交織纏繞,而且具有極大的社會延展性。因此,深入家庭領域的學術研究既需要厚重田野經驗的積累,還需要抽絲剝繭的耐心和見微知著的想象。

在華中鄉土派的研究脈絡中,家庭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華中鄉土派主要聚焦于鄉村治理的社會基礎研究,家庭秩序的穩定性直接關系到鄉村社會秩序。沿著問題導向的研究路徑,華中鄉土派關于家庭的早期研究主要聚焦于家庭領域的具體問題,例如自殺、離婚、光棍等,且尤其注重從代際關系的角度理解轉型期的農村家庭問題,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反思鄉村社會秩序變遷。事實上,華中鄉土派的家庭研究從一開始就被置于非常廣闊的鄉村社會視野之中,避免了就家庭而言家庭的研究路徑。其中,既蘊含了由家庭看鄉村社會的向度,又蘊含了從鄉村社會看家庭的向度。家庭與村莊、市場處于聯動而緊密的關系之中。通過持續的田野調研,華中鄉土派家庭研究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研究主題也不再局限于具體的家庭問題和家庭現象,而是兼及對于家庭結構、家庭功能、家庭關系的機制研究,初步呈現了變遷中的家庭秩序的復雜性和適應性。

置身于巨變時代的中國鄉村社會,家庭其實是學術研究的富礦。一方面,傳統的家庭研究議題在變遷社會中展現了新的研究空間,如何認識中國的家庭制度,是一個值得挑戰的研究命題。另一方面,隨著國家權力日益下沉,如何定位家庭的功能,如何發揮家庭在基層治理中的作用,以及如何激活家庭政策,等等,都是值得開掘和拓展的研究主題。在這個意義上,家庭研究從來不應是一個小眾的研究領域,而應是鍛造社會學想象力的基礎領域。尤其是在社會學中國化的浪潮下,對中國家庭尤其是農村家庭的再認識和再研究無疑非常迫切。而要開掘這學術富礦,既離不開久久為功的學術積累,也需要對生動的家庭現象保持高度的敏銳和熱情。

李永萍的家庭研究秉承了華中鄉土派的研究傳統。長期以來,她專注于農村田野調查,對田野中的家庭現象具有濃厚的興趣,并迸發出了大量富有啟發性的學術思考。此前,她的博士論文即以農村老年人的生活邏輯和生存狀態為切口,探究了轉型期農民家庭的資源、政治與倫理。這本隨筆集是其長期以來在家庭領域耕耘的副產品,思考的問題觸及農村家庭變遷的不同維度和不同層次,展現了轉型期家庭秩序的復雜性和家庭問題的多面性,開掘了不少值得進一步研究的學術命題。值得一提的是,相對于正兒八經的學術論文,隨筆的寫作方式更多地保留了田野的靈感,在深入家庭領域的學術探險過程中,這樣一種寫作方式或許有助于脫卸思想的負擔,輕裝上陣,為家庭研究創新注入更大的可能性。與之相應,當前學術研究的一個問題是拐杖太多,因為太過依賴拐杖,做研究寫文章反而束手束腳,不敢大破大立,嚴肅正經的形式之下常常是空洞的內容。

這本隨筆集是李永萍家庭研究的一個新起點,它不一定成熟,但體現了她致力于在家庭領域深耕的踏實勤勉的作風和敏銳細致的思維。家庭領域的經驗現象正處于快速變動的過程之中,吮吸著田野的養分,相信李永萍后續還會產出更多的、有分量的研究成果,向諸君展現家庭研究的魅力。

是為序。

杜 鵬

2021年5月10日

編輯推薦

■ 素材豐富扎實,以大量的第一手調研材料為論述依據

作者于家庭研究領域深耕多年,積累了豐富的田野經驗。本書所載案例均為作者在廣東、貴州、河南、吉林等地駐村調研的第一手材料,內容鮮活可感且接地氣。根據村莊的社會結構、區位條件等差異,作者對不同類型的農村的家庭秩序分別進行梳理分析,條理清晰,客觀而周全。

■ 論題貼近民眾生活,富有鄉土日常的煙火氣息

本書不乏饒有趣味的日常話題,如老實人為何更容易成為光棍、本地婚姻市場如何助推高額彩禮、辦酒席為何不收禮等,所論多植根于鄉村民眾的生活,并從表層現象溯源,鞭辟入里地剖析問題之根本。

■ 由家庭領域延展至鄉村、市場等場域,論述視角多元

家庭是構成社會有機整體的基本單位,關于家庭領域的研究具有極大的社會延展性。作者把筆觸投至具體的家庭現象,并由之宕開,延伸至村莊、市場等場域,闡釋相互間豐富而幽微的聯動關系。個中既涵括了由家庭觀照鄉村社會的向度,亦蘊含了從鄉村社會反觀家庭的向度,論述視角多元。

■ 以“流變的家庭”折射中國鄉村社會的變遷歷程,學術性與可讀性兼具

隨著現代化和市場化力量不斷滲入村莊,農民家庭面臨哪些困境,迎來哪些機遇?農民的家庭結構與生活邏輯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對此,作者在書中從不同維度進行了深入論述。本書以“流變的家庭”為著眼點,為讀者理解變化中的鄉村、變化中的中國,提供了獨特的視角。文風質樸、邏輯自洽,學術性與可讀性兼具。

精彩預覽

回歸,還是再出發?

——年輕女性回歸家庭成因分析

筆者近幾年在各地農村調研,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即二三十歲的年輕女性在結婚之后的一段時間之內開始回歸家庭。她們回歸家庭主要是為了照顧小孩,方式有兩種:一是陪

讀,二是將小孩帶到丈夫打工的地方照顧,丈夫打工,自己照顧小孩。

中國傳統的家庭分工以性別分工為主,即男主外、女主內,女性的一生幾乎都是在家庭之中度過,她們要負責操持家務、照顧小孩、照料老人,而外出掙錢則是男性的職責。傳統時期年輕女性以家庭為中心,一方面與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觀念有關,另一方面也與當時打工機會有限相關。而從打工經濟興起以來,尤其是20世紀90年代末期開始,隨著外出務工機會越來越多,年輕女性也開始“走出家庭、進入市場”。此時的家庭分工是以代際分工為主,即年輕的子代外出務工,年老的父代在家務農和照顧孫代。而近年來,年輕女性開始逐漸有回歸家庭的趨勢,這一現象雖然在各地農村還不是特別普遍,但僅僅是這個現象的出現,就表明農民家庭在面對市場時開始出現新的分工模式。因此,總體來看,年輕女性經歷了“以家庭為中心—走出家庭、進入市場—回歸家庭—再次進入市場”這一過程。

年輕女性回歸家庭主要是照顧小孩,為了孩子的教育。近年來,農村家庭對小孩教育確實越來越重視,陪讀現象在各地農村都不同程度地出現,部分地區(如湖北巴東、秭歸)中小學生的陪讀率達到80%以上。對孩子教育的重視,自然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即家庭中誰來作為教育的主體?從20世紀90年代末期到2010年左右,打工經濟進入高潮期,這一階段一般農村家庭的家計模式是以代際分工為基礎的“半工半耕”,此時,照顧孫代的任務主要是由爺爺奶奶完成,“留守兒童”問題曾一度成為學界研究的熱潮。同時,農村家庭也看到了爺爺奶奶帶孫代所帶來的弊端,因此,有條件的家庭都傾向于由年輕的父母自己帶小孩。這一任務主要由年輕女性來完成,爺爺奶奶有時是作為輔助力量,幫助媳婦一起帶小孩。當然,年輕女性能夠回歸家庭也與家庭子女數量減少和家庭經濟狀況的改善有關。

武漢黃陂農村的一位年輕媳婦對養育小孩的問題發表了如下看法:“現在的小孩一般都是父母自己帶到身邊,爺爺奶奶帶得少,最多帶到上幼兒園,沒有完全把孩子留在爺爺奶奶身邊的?,F在的小孩,爺爺奶奶也管不了,父母該管的時候會管,爺爺奶奶永遠都是溺愛,順著孩子?!?0后’的年輕父母都不喜歡爺爺奶奶帶小孩?,F在(年輕的)女的蠻講究,講究衛生,一般都是爺爺奶奶打工,年輕媳婦帶小孩,二十幾歲的也自己帶。小孩教育是最關鍵的,年輕人和老人的教育思想不一樣?!笨梢钥吹?,對小孩教育的重視成為年輕女性回歸家庭的主要動力。但從區域比較的視野來看,年輕女性回歸家庭的具體機制和邏輯有所不同。

筆者在武漢黃陂農村調研時,發現當地年輕人主要在武漢市內(漢口較多)務工,年輕女性一般是將小孩帶到城市,丈夫打工,自己帶小孩,有的女性在帶小孩的間隙還能打一些零工。而中老年父母有的是輔助媳婦帶小孩(如到城里接送小孩上下學),有的則是自己打工。很少有年輕女性在村子里單獨帶小孩,這主要是由于鄉村中小學教育質量不好,農民都想把小孩送到城鎮接受更好的教育。

與一般中西部農村有所不同,武漢黃陂農村年輕女性回歸家庭對家庭收入影響不大,這主要是源于當地處于大城市近郊的區位優勢,就業機會很多,能夠吸納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的勞動者就業。尤其重要的是,中年婦女在附近工業園或蔬菜種植基地也有就業機會,因此,在年輕女性回歸家庭之后,家庭勞動力形成了新的配置,即年輕男性和中年父母都在城市務工,年輕媳婦以帶小孩為主。充分的就業機會以及新的家庭分工模式的形成,使得當地年輕女性回歸家庭具有更大的可行性和穩定性。

在湖北巴東農村,年輕女性回歸家庭除出于對教育的重視以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當地的中年父代不愿意帶孫代。巴東農村屬于原子化地區,與川渝農村類似,代際關系相對獨立,代際責任相對有限。父代對子代的責任只限于撫育和幫助子代結婚,甚至連結婚都主要是子代自己的事情而非父代必須完成的任務,而帶孫代更不是父代剛性的人生任務。雖然當地也有很多父代幫助子代帶小孩,但他們很清楚這并不是自己必須完成的任務。此外,帶孫代所花的費用都是由子代自己承擔,這一點也與其他農村有所不同。

巴東趙村的趙叔生于1955年,有一兒一女,兒子36歲,女兒31歲,都已婚。兒子在四川成都打工,媳婦與兒子一起,但并沒有打工,而是在那邊帶孫子,孫子9歲,上小學。當問及為何不把孫子帶回家里時,趙叔說:“我不愿意,因為接送不行。星期天要送去學校,周五要接回來,我沒有車。兒子倒是希望我帶回來,現在這樣他肯定有點不高興,但不高興也沒辦法。我們這里的小孩50%以上都是父母帶出去自己帶,留在家的很少?!壁w叔的兒子打工一個月賺三四千元,剛好夠一家三口在成都的消費,沒有結余。對于爺爺奶奶是否應該帶小孩,趙村60多歲的王景明有如下看法:“孫子,我愿意帶就帶,不愿意帶就不帶,看兒子對我的態度,對我們尊重一點,我才帶。父子關系也是和外人關系一樣,父子之間合作得好,就可以給你帶,合作得不好,就不給你帶,你自己請保姆。你自己生的孩子自己養,不能強迫我帶孫子。養兒養女、對父母盡孝是我的義務,我母親92歲,現在癱瘓在床兩年左右,我和老大一人照顧五天,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沒有怨言,但是帶孫子不是我的義務。有的媳婦,你給她帶孫子,她還說你沒給她帶好。老人帶孩子沒那么講究,覺得差不多就可以了,媳婦就要發脾氣。我給你福利,還倒受氣?60歲了,按國家政策,該退休了,我把你養這么久,該退休幾年了。你(兒子、媳婦)對我好,我盡力而為,對我不好,我就不帶。兒子結婚了,有家了,我的任務就完成了?!笨梢?,對于巴東農村的農民而言,父母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帶孫代。

在巴東農村,年輕女性回歸家庭的直接原因是對子代教育的重視,當地農村大多數家庭的小孩都有人陪讀,但問題在于,為何不是由爺爺奶奶陪讀?爺爺奶奶陪讀,就意味著兩人

中至少要有一個人基本脫離生產,周一到周五都要到鄉鎮陪孫代讀書,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因此,爺爺奶奶陪讀直接影響了他們自己的收入。對于年紀較輕的爺爺奶奶來說,他們還有機會在縣城或鄉鎮附近務工;而對于年紀較大的爺爺奶奶來說,他們在村里要種地和養豬,養豬需要花費很多人力,一旦有一個人陪孫代讀書,那么另一個人很難單獨完成務農和家務工作。以前不用陪讀時,爺爺奶奶照顧孫代花費的時間和精力較少,對自己的農業生產和收入影響不大,因此問題還不凸顯;而當前陪讀現象興起之后,很多爺爺奶奶都表示不愿意帶孫代,因為帶孫代意味著要去陪讀,陪讀就意味著會影響自己的家庭生產和家庭收入。因此,在有限的代際責任之下,巴東農村的年輕女性回歸家庭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被動的回歸。

在山西忻州農村,同樣出現了年輕女性回歸家庭的現象,并且也是以陪讀的形式表現出來。她們陪讀表面上也是為了小孩的教育,但實際上是婚姻市場上女性資源的稀缺導致女性在婚姻市場上占據優勢地位,帶小孩成為其躲避勞動、不工作的“正當借口”。而男性及其家庭都不能對此提出異議,否則年輕媳婦很可能會提出離婚,這對于男方及其家庭而言將是致命的打擊??梢?,忻州農村年輕女性回歸家庭更多是為了個體的享受。

對比黃陂、巴東、忻州這三個地區,可以發現年輕女性回歸家庭對家庭收入的影響不同。在武漢黃陂農村,由于就業機會較多,因此可以吸納家庭內部幾乎所有的勞動力就業,在此

情況下,雖然年輕的媳婦沒有打工,但可以通過婆婆打工來彌補,從整體而言,家庭收入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而巴東農村和忻州農村則有所不同,它們屬于一般的農業型村莊,中老年人就業機會有限,年輕女性不打工就直接減少了家庭的現金收入來源。

可見,近年來農村部分年輕女性回歸家庭并非回到家庭的“僻靜港灣”,除在一些女性地位被突然抬高的地方以外,大部分都不是為了個體的享受?,F代化背景下家庭的功能性維度越加凸顯,家庭成員要通過形成合力的方式共同應對現代化帶來的壓力和挑戰,這意味著年輕女性向家庭的回歸也不可能是生活性和享受性的?;貧w是為了更好地走出,是另一種形式的付出,其目的是以更好的方式來支持家庭再生產,促進家庭發展和流動。當然,這一回歸具有階段性特征,她們通常是在子代教育的關鍵期(小學和初中)回歸家庭,等到小孩上高中之后,大部分會再次進入勞動力市場務工。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女人高潮免费视频,中文字幕高潮激烈,国产亚洲日韩精品超碰,国产成人精品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