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張抗抗文集 北極光 張抗抗 著
《北极光》作为著名作家张抗抗的中篇代表作,不局限于时代风貌的宏大叙事,而是着力深入时代个体复杂的内心隐秘,塑造了一个个生动而丰富的人物形象。
ISBN: 9787559854056

出版時間:2022-11-01

定  價:68.00

責  編:刘苗苗,吴义红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文集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小说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300 (千字)

頁數: 468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本書收錄了作者從1980年至1995年以來的中篇小說代表作?!兜某快F》曾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通過對一個家庭的改變的記錄,記錄下了深深的社會反思,帶有明顯的時代烙??;追求新時代理想主義的《北極光》,在青年讀者中產生過廣泛的影響;《塔》《在丘陵和湖畔,有一個人》《永不懺悔》等,表現了對歷史過往的反思;《第四世界》《沙暴》較早開始關注環境和生態問題。這些作品描寫了青年人在社會變革階段的思想變化和成長歷程,筆觸細膩而富有洞察力,讓人有共鳴和觸動。

作者簡介

張抗抗,1950年出生于杭州市,1966年杭州市第一中學(現為杭州高級中學)初中畢業。1969年赴北大荒農場上山下鄉,1977年考入黑龍江省藝術學校編劇專業,1979年調入黑龍江省作家協會,從事專業文學創作至今。國家一級作家;第七、八、九屆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第十屆、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2009年11月——2020年12月被聘為國務院參事,歷時兩屆11年。

已發表小說、散文共計800余萬字,出版各類文學專著近百種。代表作:長篇小說《隱形伴侶》《赤彤丹朱》《情愛畫廊》《作女》。曾獲全國優秀中、短篇小說獎,2001年獲第二屆“魯迅文學獎”,獲首屆及第十一屆“《上海文學》獎”、第二屆“蒲松齡短篇小說獎”,蟬聯三屆“中國女性文學獎”。2015年榮獲第四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金獎(中國)?保護獎”。

圖書目錄

淡淡的晨霧

001

北極光

126

258

懺悔

351

第四世界

412

455

序言/前言/后記

自序

很久以前,在炎熱的夏夜,我常??匆娦⌒〉奈灮鹣x,閃著幽綠的微光,從眼前一閃而過。它掠過潮濕的空氣,穿透濃稠的夜色,燃起尾燈,在黑暗中起起伏伏,或是匍匐于低矮的草叢里忽明忽閃。

它似乎并不打算照亮周圍的黑暗,它只點亮自己。

從我少年時閱讀文學作品開始,心里總有晶瑩的光斑在跳躍。

那星星般、火焰般的亮光,閃爍著移向遠方,引領我一步步走上文學之路。五十年中,我寫下了八百多萬字的作品,精選成這部三百萬字的十卷文集。

文集是一部生命的史詩,文集是一次對自己嚴格的拷問與檢驗。

偶然間,從百十部舊作里,我發現了一個秘密:

1972年幼稚的小小說《燈》、1981年的中篇小說《北極光》,一直到2016年的中篇小說《把燈光調亮》——我對“光”似乎特別敏感?;赝业奈膶W路,大半生的寫作,始終被微弱或是宏闊的光亮吸引著。

陽光熾烈、圓月皓潔、星空邈遠。我是一個心里有光的人!

為了尋光,我用文字把霧霾撥散;為了迎光,我用語言把黑暗撕開。

人類的進化和變異,從骨骼開始。骨骼支撐著生命,使人能夠站立起來。當生命的血肉之軀不復存在,最后留下了堅硬的骨骼。作品的內涵與思想,正如骨骼一樣。骨骼是一支燭臺、一只燈架、一座燈塔,讓光束高高、灼灼地揮灑和傳播,成為江河湖海的淼淼煙波中鮮明的標識。

當然,還有靈魂。靈魂飄飛出竅,升天入地,靈魂就是永恒的光。

編選這部文集的過程中,審視五十年來的舊作,我常常糾纏在截然相反的復雜心情中。有時我會驚嘆:那時我寫得多么好啊,那些流暢有趣的句子、獨特的人物,新文體的嘗試;那時的我,文思噴涌,認知超前……有時我也會沮喪懊惱:早期的文字太粗淺簡陋了,細節不夠講究……更多的時候,我會深深感慨:我應該寫得更好些,我完全可以寫得更好。

可惜,年過七旬,一切都不可能從頭來過了。

已落筆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篇每一部,都是生命留下的真實印記。是用書頁壓縮、凝聚而成的人生和歷史。

寫作的人在寫作中享受寂寞。書籍和文學都是寂寞的產物。

寂寞中,我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飛揚。

在我大半生的寫作中,“寫什么”和“怎么寫”同樣重要——“寫什么”體現自己的價值觀,“怎么寫”是價值觀實現的方式,用文學表達對自身、人性及對世界的認識。其實,最為重要的是“為什么寫作”。整理文集的過程中,我無數次叩問自己,雜糅的思緒漸漸清晰:少年時,文學是對美好理想的向往;青年時,寫作是為了排遣苦悶;中年時,寫作是為了精神的堅韌與豐厚;進入晚年,寫作是為了抗拒人生巨大的虛無感。一生寫作,其實都是為了解決自己的種種疑惑、困惑,可惜始終未能達至不惑。

我已與文學相伴半個世紀。于我而言,身前的贊譽非我所欲,身后的文名亦非我所求,寫作不是我的全部生命,而是人生的組成部分。我在寫作中不斷成長——成熟,在文學中日臻完美,從而成為一個合格的公民、一個有尊嚴的寫作者、一個善于思考的人。

近年來,我留意到螢火蟲已越來越少,它們被污染的環境和濫用的農藥滅殺了。我心黯淡進而悲涼。我夢想著變成一只螢火蟲,讓我書中的每一個字,能在暗夜里發光,孤光自照。

是為序。

張抗抗

2022年3月2日

?

名家推薦

張抗抗擅長把個人的心理情感作為作品表現的中心,給尋求個性和思想解放的一代中國青年提示了精神導引。她的寫作一直關注個體的感情世界和個性的豐富性,從建構當代中國文學中“人”的形象這一角度來說,張抗抗的作品顯示了她的獨特的作用?!悤悦?p/>

《北極光》是一部“啟蒙”的寓言。有著張抗抗酷愛的“審他與自審的三點式藝術構架”。女性形象特定的文化、話語及現實位置,呈現并負荷著理想主義與啟蒙主義的話語的困境。女主人公芩芩別具感人之處,獨有轟動效應,呈現了張抗抗對理想主義與啟蒙立場的一次固守與推進?!麇\華

編輯推薦

這部作品匯集了張抗抗優秀中篇小說代表作,作品主題深刻,思想深邃,故事情節完整,人物形象生動,主要人物充滿時代激情;敘事流暢,文字活潑爽朗,極具時代感和地域特色。

精彩預覽

淡淡的晨霧

第一章

嚴寒的日子終于過去,松花江流盡了最后一塊冰排。難得的幾場春雨滋潤著剛泛青的楊樹,夜來的暖風吹開了榆葉梅絢麗的花蕾。江堤二十根圓柱的環形紀念塔上,盤旋著幾只遠方歸來的紫燕。

臨江碎石砌成的馬路邊,有一幢俄式小平房。淡黃與粉白相間的磚墻,寬大的綠鐵皮屋頂,鑲著雕花圖案的房檐,高高的水泥臺階。然而那不算小的院子里,卻沒有一點花草的綠色,顯得有幾分孤寂荒涼。

對著江岸的那扇窗前,坐著一個年輕女子。一頭烏黑的短發自然地彎曲著,襯出一張白皙而清秀的臉。她正埋頭于一本泛黃的書頁里,興許是窗外燕子的呢喃驚動了她,她抬起頭朝院子里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忽然,她急速地站起來,輕輕“喲”了一聲,情不自禁地撲向窗口。那本書從她膝頭滑落下去。

一樹爛漫怒放的紫丁香,突兀地挺立在墻角的綠柵欄上,輕盈如紗、恬淡似煙,又宛若一團輕輕降落的霞朵,在早晨的陽光下飄浮翻動,好似隨時會冉冉升空而去……

她看得呆了。深深吸了一口彌散著花香的空氣。紫丁香的氣息很特殊,幽香中似乎摻雜著一股幽幽的苦澀。每年五一前后,聞著這樣的氣味,便知春是真的來了。她很想跑出去折幾枝花來插在花瓶里,但欲步又止。丁香樹是鄰家的,好像故意為了逗引她的心思,才伸探到這院子里來。

她心里頓時充滿了失望。這古板的家庭,為什么竟然連一棵小草都沒有!她記得丈夫說過,這是因為兩年前冠心病發作去世的老公公不喜歡花草的緣故。老頭子偏愿在院子里種上些茄子和辣椒、芹菜什么的,澆上一點兒怪味的糞肥。她同老二郭立樞結婚以后,郭家這老習慣,仍然不成文地沿襲下來。她幾次提過要種幾株果樹和花草,只有那個上大學生物系的老三郭立楠表示響應……

“二十六歲了,為什么覺得生活還沒有開始呢?……”

她久久地望著那花團錦簇的丁香樹,在心里微微嘆了口氣。近來,這句話竟像影子一樣總是緊緊跟著她。她剛剛過完結婚一周年紀念日不久,然而她卻并不覺得愉快。她常常覺得郁悶,連她自己也很難講得清。

在窗前站得久了,暖烘烘的太陽曬得她燥熱起來。她脫下了外衣,仍然覺得熱,又去廚房喝了幾口涼開水?!岸∠慊ㄩ_過,就等夏天會跳舞的波斯菊了……”她想。那么,夏天會不會讓人覺得快樂些呢?

她彎下腰,把掉在地上的書撿起來,那是美國作家霍桑的《紅字》,是郭立楠從他的大學同學那里“搶”來,然后偷偷借給她看的。她已經看了幾十頁,憑借直覺,她知道那是一個與愛有關的悲傷故事。

她呆呆坐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了衣柜里新買的連衣裙。連衣裙是她丈夫讓朋友從廣州捎來的,她還沒顧得上試穿。

她很快打開衣柜,抖開裙子,走到穿衣鏡前比量了一下。這真是一條漂亮的連衣裙,淡藍色的麻紗的確良,撒落著雪花形的圖案,顯得素雅大方。V字形的領口上,鑲著銀色的尼龍花邊。

裙子的式樣很新穎,料子的花色也很叫人喜歡。她干脆脫下長褲和毛衣,穿著貼身的線衣褲,三下兩下套上裙子,對著鏡子欣賞自己:

白白的皮膚配上這淡藍的底色無疑是和諧的,長短正好,剛剛露出圓渾的膝蓋。袖口窄長,從肩膀上包下來,不大不小??上аo了些,這樣就顯露出她豐滿的胸脯。噯,不行不行,太“線條”了,領口也開得太往下,這像什么話!挺好的一條裙子,叫人怎么穿出去?

鏡子里的她,“唰”地紅了臉。她不好意思再看自己,順手拉過一條浴巾裹在身上。她在房間里走了幾步,扯下浴巾又偷偷看了一眼:不行,還是不行,胸部太突出。這樣的裙子穿到學校去,一定會引得眾目睽睽。這不,等于白買了?

可惜,二十六歲了,從來沒有穿過一件花衣服。她懷有一點淡淡的憂傷,暗自感慨?!案挥谜f穿裙子了……”

“梅——玫——”有人喊她。是婆婆羅阡,一定是讓她到廚房去幫忙。她剛要跑出去,想起了身上這條連衣裙。她敢穿這條連衣裙到廚房去嗎?婆婆會生氣的。她要趕快把裙子脫下來,鏡子里的倩影,卻又使她戀戀不舍。

真是一條漂亮的裙子。她不無惋惜地看了又看,真不愿脫下來。為什么就不能穿出去呢?——線條明顯,不正是女性的美嗎?她憤憤不平地想著,一邊費力地拽著后背的拉鎖。正在這時,門開了。一個中等身材的人影走了進來。她回頭一看,知道是丈夫郭立樞回來了。

“哦哦哦!”他站在地板中央,驚愕地瞧著她。他穿一身藍,戴一頂黃軍帽,五官端正,如果不是因為鼻子略嫌長了一點兒的話,也算得上英俊。

梅玫轉過身去,繼續往下拽拉鎖。

“慢著脫,我還沒審查過呢?!彼庵讲阶哌^來,從背后捉住她的肩膀,一下子把她轉了過來。他的眼睛在妻子身上貪婪地掃了一遍,好像第一次發現她的美麗似的,連聲贊美說:“不錯,漂亮!很漂亮?!?p/>

“真的?”梅玫臉紅了。她很少聽丈夫夸獎自己。他太忙,平日好像連端詳她的時間也沒有。兩年前他突然向她求愛的時候,他也沒有說過她漂亮。這樣的話,他是不屑出口的,也許只是在心里想想。

“側身,側過身子讓我瞧瞧?!彼犬嬛?,突然來了興致。

梅玫美滋滋地側過了身子。她把胸脯挺得高高的,好顯出她優美的體形,因為這是在自己愛人面前,雖然她知道他對什么“線條”并不感興趣。她對著鏡子微笑著,沒有留意到郭立樞已經輕輕皺起了眉頭。

“你說,這裙子,我能穿到學校里去嗎?”她問。

“你說什么?”

“我……”她回頭看了他一眼,知趣地把后半句咽回去了。想了想,伸手繼續解拉鏈。

“噯,別?!彼琶Π醋×怂氖?,“我沒說不好看呀?!?p/>

“好看,干嗎不能穿到學校去?我在干部處工作,又不出頭露面?!?p/>

“你看你,真不明白事兒?!彼窈逍『⑺频呐牧伺乃念^發,“上班進校園,一路太招搖。反正你那辦公室,也沒幾個人,給誰看呢?對了,以后啊,你就在家里穿吧,每天下班回來后穿,穿給我看,怎么樣?”他把面頰貼近她,輕輕說,“要不,人家該議論了,瞧,郭立樞成天抓人的政治思想工作,自己老婆卻穿得那么摩登,不如先去管管自己老婆呢!我怎么做工作?”

“我不管!”梅玫賭氣坐在床沿上。她明白最后兩句才是郭立樞的心里話。誰讓他是校團委書記呢,這人從來就先想到自己。

她滿心委屈地反問:“這條裙子不是你讓人從廣州給我買的嗎?”

“我咋知道朋友敢買這么時髦的東西呢!”郭立樞一時語塞,走到桌子旁邊,很不高興地說,“你看你,怎么又看這樣的書?”他抓起那本《紅字》,翻了幾頁,扔到一邊去。他不贊成妻子讀外國小說,純牌兒浪費時間。還不如讀那種關于烹調啊育兒啊還有《絨線編結法》什么的。

“這可不是什么好書?!彼緡A艘痪?。

“你看過?”她把書拿過來。

“怎么沒看過?‘破四舊’那幾年,這些書成箱成箱的,我們一看一宿不睡覺??赐炅司团邢?。當然當然,就是有毒,離經叛道,這種書看多了,反正對人沒啥好處?!?p/>

梅玫不作聲,走到一邊去。

“我還忘了問你呢,”郭立樞劃著一根火柴點上了煙?!白蛲韺W校里藝術系開舞會,是不是你也去了?”

昨晚郭立樞是十一點多回家的。梅玫迷糊中聽見他在床邊叫她,故意裝睡著了。她知道他要問她舞會的事。其實她只是在窗口看了一會兒,并沒有進去跳。她本來很想進去看看,見郭立樞煞有介事地坐在樂隊旁邊,便扭頭走了。梅玫在舞會窗外看一眼,都有人向他報告,什么事也瞞不過他。他像一根繩子似的牽著她,叫她受不了。

“這種舞會,你去干嗎?”他說。他喜歡用這種居高臨下的口氣同人說話,對妻子也不例外。

“是不是人家該說了,瞧,他成天抓思想工作,不去管管自己老婆!”梅玫酸溜溜地挖苦了一句。她可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對郭立樞說過話,她一向是溫和順從的,今天這是怎么了?

郭立樞很有些窘,猛抽了一口煙,嗒嗒地撣著煙灰說:“你看你,說你不懂事兒,就是不懂?!?p/>

“你懂!”梅玫突然來了火,沖他嚷嚷說,“你懂,你為什么津津有味地去坐在那兒?就興你看,不興別人跳,這不公平!”

郭立樞冷冷一笑,搖著頭說:“你知道我在那兒干什么?”

“總不會是在做思想工作吧?”梅玫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正是,這個你又不懂了吧?”

梅玫驚奇地睜大了眼睛。

郭立樞自信地捋捋頭發,放低了聲音說:“頭腦任何時候都要保持冷靜,千萬不可發昏。最近的形勢你還不知道嗎?什么思想解放、民主,什么跳舞、辦刊物,馬上就要統統‘收’起來了。這話只是對你說。我還有閑心看跳舞?告訴你吧——我是在看跳舞的人!懂不懂?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起勁,哪些人有越軌的行為,哪些人……”

梅玫猛然打了一個寒噤。

“你……”她說不出話來。

“我這個校團委書記不是白當的吧?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頭腦不要太簡單。我做的事情都是有道理的,這種舞會有外頭的人進來,把校園風氣都帶壞了,以后你少往跟前湊,嗯!”

郭立樞帶著一向被人服從慣的口氣說。他按滅煙頭站起來,走到她身邊,試圖吻她一下作為和解。

梅玫望著她躊躇滿志的丈夫,突然從心底里涌上來一股厭惡情緒。此前她眼里稱心如意的,此刻竟然變得丑陋起來?!八谋亲釉趺茨敲撮L呢?”她不悅地想?!耙郧熬箾]有發現,好像一只嗅覺靈敏的……”她慌忙把臉移開了。

他討了個沒趣,解嘲地“嘿嘿”了幾聲。幸好這時院子外面有人喊他接電話,他戴上帽子很快走出去。走到門口,回過頭來說:“你有工夫,多幫媽干點活,什么‘紅字’‘黑字’的……”

門一關上,梅玫就沒好氣兒地把連衣裙連扯帶拽地從身上扒下來,狠狠扔在地板上。

“我讓你在家里欣賞!”她嘟囔著,套上外衣,走到窗口去。

紫丁香依然很有耐性地站在那里,默默傾聽著小屋里這對年輕夫婦的齟齬。它那陰冷散碎的花瓣,恰似一片迷蒙的云霧,罩住了梅玫的心。剛才因為裙子帶來的一點兒喜悅,此刻已全無蹤影。早上那種憂郁感傷的心緒,又開始彌漫上升……

她到底為什么不快活呢?是因為最近一個時期來,類似這樣的口角,在他們之間發生得太多了嗎?梅玫心里稍稍也有一點責怪自己,她從什么時候起變得火氣這樣大了呢?假如她能夠忍耐一點的話,也許就好了。但是不行,她非反駁他不行,他實在是太沒有道理了嘛。去年夏天的江沿兒,就有很多女人穿漂亮裙子了,這同團委書記有什么關系?梅玫一百個想不通。他剛才說什么?說他看跳舞是為了監視學生?他怎么會是這樣?她以前怎么會一點都沒有發覺?結婚使一切都變得赤裸裸的,她同他共同生活的時間越長,看到他身上的缺點就越多。愛情,莫非愛情竟是一層虛幻的紗幕嗎?

她和他是大學的同班同學。1974年,她從地區的一個工廠被推薦來上大學。笫一次見到他,是在政治系全系的“評法批儒”大會上。他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幾乎不用講稿地侃侃發言,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那年剛滿二十一歲,單純、天真,相信一切報上的宣傳和書本上的話,崇拜一切有識之士,對當時所有的“革命理論”全盤接受并深信不疑。而他,則能對這些理論加以解釋,闡述得頭頭是道。她對他充滿了好感。聽說,1968年,郭立樞作為校紅衛兵團的頭頭、市紅代會常委帶頭去的農場,不久就因為吃苦耐勞而又能講善寫被調到場部機關。1972、1973年,他兩次放棄了繼父為他提供的招工回城的機會,很快入了黨,1974年名正言順地被農場推薦上了大學。一入學,學校就指定他當了班級的黨支部副書記,以后又很快當了政治系的理論小組組長,在全校嶄露頭角。當時已有一種傳言,他畢業后可能作為學生干部留校并進入校黨委。也許妒忌是人的天性,他的“競爭對手”們,對他恨得咬牙切齒。梅玫記得,恰好是在批“三項指示為綱”的時候,由于去山區勞動,一連幾個月不能及時看到報紙,他表現得不夠敏感。不巧又在“天安門事件”前夕,有一個北京的同學給他寄來了當時流傳的“總理遺言”,被那些人暗中截獲,扣了他一頂“政治立場不堅定”的帽子。他沉默了幾個月,1976年夏天鼓噪一時的批“走資派”的“戰斗”他沒有參加,整天躲在圖書館里翻資料。有人說他在寫一篇有爆炸性力量的長篇畢業論文,準保一鳴驚人。不久后,“四人幫”倒臺,不出一個月,他拿出了一篇批判“四人幫”的文章,大談自己從批判“三項指示為綱”時就產生的強烈不滿情緒和認識,雖然喝狼奶長大,但后期早有覺醒??犊ぐ?,義憤填膺。梅玫不由得對他越發欽佩。凡是他打球上場,她必去觀看助興;凡是他寫的批判文章,她必反復讀上幾遍,有時還摘抄幾句;她還偷偷幫他洗過兩次衣服,分電影票的時候,悄悄把他的座位同她分在一起……可惜他對于這些都視而不見,無動于衷。男孩子是粗心的,她并不怪他。到了三年級下學期,郭立樞勇敢地報名去西藏,更使她的這種崇拜達到了高潮。她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情,給他寫了一封信,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愛慕之心,并表示愿同他一起去西藏。他卻沒有任何反應。又過了些時候,傳來消息說這屆畢業生沒有去西藏的名額,他大失所望。那以后不久,她收到一封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寫的信,信尾沒有落款,只寫著他不愿過早地考慮個人問題。她在被窩里用手電照著信反復讀了幾十遍,為自己感到羞愧。他從而越發成了她心中的英雄。畢業分配時,鑒于他的一貫表現,既無幫派牽連,又有良好的家庭背景,成了當然的留校干部。清查工作結束以后,原來的機關干部進行了調整,他被提拔為校團委副書記。他上任后把團的工作搞得生動活潑,得到了大家的贊揚,第二年就提拔為團委書記。人們都稱贊他政治上可靠、路線斗爭覺悟高、工作有魄力、有才干。當然,也有人造他的謠,說他在瘋狂地追求省委一位部長的女兒,那位千金竟罵他是野心家。對于這些謠言,梅玫是一百個不相信的,一定是妒忌他的人惡意中傷。結婚以后,她有一次曾經問過他,他不以為然地笑笑說:恰恰相反。恰恰相反,就是說,是那位部長的女兒追求他,他加以拒絕了。梅玫比較愿意相信這個解釋。

自從收到他的那封信后,梅玫再沒有向他做過任何表示,熾熱的心燃燒著,鎖在她的心房里,灼人的光焰烤得她胸疼。她畢業分配后被留在學校黨委干部處管理檔案,常常同他見面,只是敬而遠之。她覺得自己除了是個黨員以外別無所長,太平凡了,而他卻是個有遠大前途的人。他一定在等待著一個他理想中的人兒。

留校以后不久,有一次她的父親從地區到省里來開會,坐了一輛“伏爾加”車到學校來看她,也順便看望他的老戰友校黨委祝書記。祝書記送她父女倆下樓的時候,正好遇上了郭立樞。郭立樞怔住了,好像第一次認識她似的。晚上在食堂吃飯時問她:“你父親干嗎的?”

“不干嗎?!彼卮?。她從不愿提起她父親,就算父親是地委書記,她可沒覺得這有什么好炫耀的。

從那以后,郭立樞明顯地對她注意起來了。居然請她看了幾次電影,元旦時還請她到他家吃了一次餃子。她本來就是一堆干柴,哪里禁得住一點熱情的火星!他任何一點溫存親切的表示,都會使她忘掉以前的不悅,投身到他的懷抱里去。一切都像應該發生的那樣發生了。她終于聽到她盼望了無數個日夜的話。當他把她摟在懷里的時候,他告訴她,他早就愛上她了。開始是因為要去西藏,后來是因為怕牽連她,再后來……她對每一個字都不懷疑,早已在心里全部原諒了他。

他們去年五一結婚,祝書記作主婚人,好不熱鬧?;楹蟮侥锛胰チ艘惶?,地委書記的小女兒,婚禮也夠排場。郭立樞外表嚴肅冷漠,關上門剩下他倆時,倒也溫情脈脈,梅玫覺得自己非常非常幸福。

……可她究竟從什么時候開始覺得自己不幸福、不快活呢?梅玫望著天空中緩緩飛去的一行大雁出神。大雁飛去又飛來,只一個冬夏,她的心情就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莫非她是一個見異思遷的人?不不,她長那么大,除了郭立樞,還沒有愛過別人。自從她踏進這幢舒適的小平房,開始承擔起妻子與兒媳婦的責任,她就常常覺得一種無形的束縛與壓抑。沒有一盆花的屋子使她覺得單調;很少有笑臉的婆婆使她覺得陌生;那個古怪的大哥郭立檉,使她感到難受;而丈夫,郭立樞,和她好像沒太多話可說。在這個家里只有一個人,只有老三郭立楠,是生氣勃勃的。他一回來,這座房子里笑聲朗朗充滿生氣,可惜他是住校的,梅玫在學校里偶爾能碰到他。但她在干部處工作,很少走出她的辦公室。墻壁四面都是保險箱、檔案柜,氣氛沉重、莊嚴。作為一個檔案室工作人員,需要同她和自己管理的東西一樣善于保守秘密、沉默寡言。郭立樞時常提醒她最好不要隨便同人家講話,她于是變得不善講話了。就是因為這個她才覺得郁悶嗎?世界上管檔案的人多得很,人家下了班就自由了,可以去干自己想干的事,但她不行。她回家一跨進這幢房子,就好像被幾道無形的目光鉗制著,連笑也不敢大聲。前些時在街上買了幾張她喜歡的電影明星照片,讓婆婆驚慌失措地扔進爐子里去了。一次一群老同學來看望他們,大談北京和南方各地見聞,他們走后,郭立樞給她“消毒”整整兩星期。她每天回到家,干什么呢?織織毛衣,看看電視,讀讀小說。然而小說也常受到郭立樞的干涉。她覺得自己沒有結婚以前自由、愉快了,好像是綁在郭立樞身上的一樣東西。她對社會上正發生著的每一件新鮮事都感興趣,而郭立樞卻大不以為然。兩人在一起無話可說,這是最最使人難以忍受的。是不是結婚就得這樣呢?早知這樣,她情愿不結婚……

梅玫望著窗外一叢前幾天還是繁茂燦爛的榆葉梅,如今已掉落了滿地花瓣,心里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悲哀。她從來沒有吝惜過自己的青春,把它慷慨地獻給了一個她所熱愛的人??墒悄莻€人也同樣愛著她嗎?他說她穿連衣裙只能讓他一個人欣賞,那么她的青春,僅僅是屬于他一個人的嗎?或許屬于那四面都是保險箱的檔案室,和這放滿了馬列經典、毛主席著作的書架的十四平方米的“安樂窩”?和它們在一起度過自己的一生?不,她覺得自己好像根本就還沒有開始生活,沒有……

她的眼睛里噙滿了淚水。有一滴,從腮上滾落下來,掉在那泛黃的書頁上了。她沉浸在一種自己難以排除的憂傷之中,竟連一個快樂的聲音連喊了她好幾遍也沒有聽見。

“玫姐!”“玫姐!”

一枝綴滿了翠生生的嫩葉的柳枝,冷不防從她的耳根邊伸過來,把她嚇了一大跳。柳枝跳躍著,一股新鮮的樹葉的氣息,撲進她的胸懷。她剛要伸手去撥開,窗臺下爆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

“真用功,星期天還用功!”

那是一個響亮的男聲,剛勁中略帶幾分淘氣。

她眼睛一亮,見當院站著郭立楠。他正搖晃著手里長長的柳枝,向她高興地揮舞著。

“是你?楠楠,怎么才回來?媽都等急了?!?p/>

她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干嗎要打著婆婆的旗號呢?實際上,今天一個上午她不是都在等他回來過星期天嗎?

“喏,你瞧!”郭立楠從地上拿起一棵小樹苗,揚了揚,興奮地說,“猜猜,什么樹?”

“我看不清!”

“快出來呀,出來!”

梅玫套上一件毛衣開衫,三腳兩步跑到院子里去。她抓起那棵小樹苗看了又看,只好搖搖頭。

“楊樹?”她信口胡謅。

“不對?!惫㈤懊嫜鲱^,“那是啥?”

梅玫回過頭去,看見了鄰家院墻里飄忽的那團紫霞。

“丁香!”她叫道,歡喜得真想跳起來。楠楠沒忘她想種花的事,這比樹苗更叫她高興。

“我天天幫我們生物系花圃的花匠大爺澆水,他看我心挺誠,終于答應送我一棵苗。這不,今天一早從學校直接到他家去挖來的,所以回來晚了?!惫㈤衙摿饲蛞?,穿一件深棕色的條絨夾克,還直用袖子擦汗。

梅玫嘴角上掠過了一絲笑意。她的心兒忽然輕松起來,像那毛茸茸的綠葉充滿了生氣。

郭立楠已從門斗扛來了一把鐵鍬,快活地喊道:“玫姐,種哪兒?

梅玫想了想說,最好是種在她臥房的窗下。

郭立楠走過去,把鐵鍬揮開,用一個漂亮的旋轉姿勢,在地面上畫出了一個圓圈。然后往手心吐了口唾沫,就興致勃勃地挖起土來。在梅玫看來,郭立楠已經不是一個毛頭小伙子了,他是一個有思想、有頭腦的人。他每星期回來,總要給她講一些外面的新聞和自己對于“時局”的看法。凡事他都有自己的見解。打倒“四人幫”以后,必定要反對現代迷信,糾正冤假錯案,最先就是他告訴她的。

太陽把地面曬得暄松,融化的雪水滲透到地底下去了。郭立楠甩掉了夾克,只穿一件藍白相間的長袖翻領衫,一邊輕輕松松地挖著那濕潤的黑土,一邊說:“玫姐,告訴你一個最新的好消息?!?p/>

“什么好消息?”

“下星期六,學生會要組織一個報告會,請一位外地來的同志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問題……你聽不聽?”

“聽!干嗎不聽呀?!泵访抵钡貑?,“誰?他是誰?”

“一位老社會科學工作者。1957年錯劃的右派,剛剛改正?!?p/>

“右派?”梅玫似乎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為了這事,學生會同學校政治部好一番交涉,總算是勉強同意了,說還要請示校黨委。二哥他——”

“他怎么?”

“他們校團委恐怕還不知道,否則呀……”郭立楠笑了笑,好像要回避什么,突然轉換了話題,“沒什么,不談這些,沒意思。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昨天下午,我們去看電影,走過報刊門市部那兒,看見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中年人,指著報亭上的那張《人民日報》一個勁嚷嚷:‘反標!反標!’大吵大鬧的,旁邊的人都捂著嘴樂。我擠進去一看,他點著報上一篇題為《‘全面專政’論是反科學的》的文章破口大罵,硬說那是反動標語。后來一個老頭兒把他轟走了,說他是個精神病,打倒‘四人幫’以前發病的,最近剛從醫院出來,好像上一個世紀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你想想,這兩年來,社會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梅玫剛想笑,又覺得心里有點難受。

她蹲在臺階上,饒有興致地看著郭立楠有力地揮動著他結實的胳膊,甩著鐵鍬。他同他的異父同母的哥哥長得一點兒也不像。他圓圓的臉很像母親,兩道眉毛之間的距離很寬,給人的感覺就是開朗、灑脫。眼睛不大,但熠熠發亮。糟糕的是他胖胖的臉頰上有兩個明顯的酒窩,他說完一句話,總愛抿抿嘴,表示老成自信,于是那兩個酒窩也隨之暴露無遺,顯得十分可愛。他動作麻利輕巧,不大一會兒,就把樹坑挖出個形狀了。

“噯,玫姐,你知道不知道,學校里說要為學生辦個飯店,為啥到現在還辦不起來?”

“不知道呀?!泵访迪騺硐⒉混`通。

他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說:“原來,開一個飯店要蓋三十二個圖章,到目前僅只蓋了四分之一——八個!我一點兒都不夸張。這就是咱們的工作效率!”

梅玫點點頭,想到自己檔案室里管的外調材料,一疊又一疊,積滿了灰塵。一次次運動所耗費的精力,教授們早就可以寫出幾柜子書來了。

她想起應該去提一桶水澆樹,便走上臺階,輕輕推開門,往廚房走去。她忽然看見走廊里站著一個人,正呆呆地望著窗外的院子。是她,郭立樞的母親羅阡。她站在這里干什么?瞧,她的臉色多么陰沉,沒有一點兒笑容。哦,對了,她一準是不贊成在院子里栽丁香樹,可是她干嗎不出來干涉呢?

羅阡看見梅玫走進來,很快離開窗子,回到案板旁去剁餃子餡。梅玫把自來水放得嘩嘩響,偷偷瞄了她一眼。她的頭發染得漆黑光亮,穿一件駝色開司米衫,系一條深紫色的圍裙,顯得端莊優雅。然而她的臉色卻很憔悴,眼窩下總有一圈黑黑的眼暈。聽郭立樞說,羅阡是后來嫁給郭自彬的,也就是那個已經去世兩年的原省商業局副局長。郭立樞的生父1957年被打成右派以后,她很快同他離了婚。郭自彬以前也結過一次婚,因為女方不育,他就和她離婚了。羅阡同他結婚以后,兩個兒子全部改姓郭,第二年就生了老三郭立楠。老頭子生前十分溺愛楠楠,凡事有求必應??上чL得竟沒有一處像他,同他也不那么親近。長大以后曾有好幾次事情,惹得他大發雷霆。到后來,老頭倒喜歡起羅阡帶來的老二郭立樞,臨去世前,指定把存款留了一半給郭立樞。這是郭立樞同梅玫結婚前夕作為值得夸耀的事,鄭重告訴她的。梅玫雖然沒見過那位公公,但她常常覺得奇怪的是,楠楠好像一點都不像他的生父。要說郭局長后來偏愛郭立樞,倒一點兒也不奇怪。郭立樞只要想讓誰喜歡他,就一定能讓誰喜歡。他的母親把他為視家里的頂梁柱,大小事都得問他,他實際上早已越過大哥代替了家長。梅玫進了郭家以后,羅阡似乎一直很提防她,唯恐她取代了郭立樞的位置,對她總是不遠不近,客客氣氣而冷冷淡淡的。她對郭立樞講過些什么,梅玫自然無法得知,但羅阡不中意她,她是早有所感的。按說羅阡沒有女兒,梅玫的性情溫文爾雅,她應該十分喜歡她才是。但不,羅阡除了履行自己婆婆的義務以外,對她沒有更多慈愛的表示。

羅阡五十歲那年,老頭子還活著的時候,她為了照料家庭,提前辦理了退休手續。梅玫進門以后,發現家里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的,這顯然是羅阡辛勤持家的結果。但梅玫憑著自己的直覺和女性特有的敏感,卻覺得羅阡心里好似壓著什么重負,面容抑郁,眉頭總不舒展。她當初為什么要拋棄那兩個孩子的父親,走到這幢黯淡的房子里來呢?郭立樞說過她是為孩子們的政治前途著想,從來沒有責怪過母親。梅玫雖然同情婆婆,卻在心里暗暗瞧不起她,要是梅玫自己,決不會在患難中離開一個她愛的人。在這個家里,三個“男子漢”除了關心自己的事以外,很少有人想到去體貼他們的母親,就連楠楠也沒有耐心陪她坐上半小時。那么除了兒媳以外,還有誰能同羅阡貼心呢?梅玫抱著一片誠意幾次到婆婆房里去,想同她聊聊家常,卻都被羅阡不冷不熱地“打發”回來了。究竟是這個家庭中有什么隱私要對她這個“外來人”保密,還是在羅阡眼中,她還是個孩子呢?也許羅阡太不了解她,她在大學三年,積極是積極,緊跟是緊跟,可從來不搞小匯報,從來沒整過人。她看到羅阡痛苦,也像自己在受著什么刑罰。然而羅阡卻依然冷若冰霜。

梅玫賭氣想:這回,種上丁香了,偏種!還要種上許多花,看你不喜歡!

她正胡亂想著,不防水嘩嘩溢出來了,羅阡走過來關上了水龍頭。她像是自言自語地說:“栽丁香,有點晚了,最好是葉兒沒長出來的時候?!?p/>

“您栽過?”梅玫驚訝了。

“栽過?!彼痤^來,眼睛里閃過一絲光澤,又熄滅了,“這院子里,栽過一棵……讓拔了……”

梅玫沒有問下去,提著水桶走出去,一邊心想,讓拔了?當然是讓郭自彬老爺子拔了的。如果他……

陽光真好,愈加顯出屋子里的陰涼。不知哪里飛來一只蜜蜂,嗡嗡叫著,繞著梅玫的臉頰盤旋,嚇得她一動不敢動。郭立楠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坐在臺階上翻看著幾頁寫著凌亂的鋼筆字的紙。

“媽說現在栽丁香有點晚了?!泵访低永锏怪?,說。

“不晚,春天才剛開始,干啥都不晚?!彼麡泛呛堑卣f,“列文虎克五十一歲那年才用顯微鏡發現微生物?!?p/>

“誰?什么虎克?”

“17、18世紀的一位荷蘭生物學家。他祖上世代釀酒,他卻愛好磨鏡片,一生先后制成了二百四十七架顯微鏡?!?p/>

“這么多!”梅玫驚嘆了一聲,繼而笑起來,說,“看來,你也成了個小小生物學家啦!”

“二十年后吧!嗬,玫姐,告訴你,今年的研究生考試快開始了,我報了名,想去碰碰釘子呢!往下,復習就緊張了?!?p/>

“當然應該去試試?!泵访蹈吲d地說,“你外語好,專業課再加把勁。不像我,學了三年,現在什么也用不上?!?p/>

“你也可以去考研究生呀,自學也行?!?p/>

“不是早同你說過了嗎?你哥哥不答應。說我又不搞業務,而且,我要是再去念書,路太遠,就不能回來住——”梅玫的臉紅了一下。

郭立楠根本沒有注意到嫂子的表情,他像大多數男孩子那樣大大咧咧,只對自己鉆研的事情感興趣。他知道二哥是熱衷于搞政治的,但他也不應該反對梅玫學習呀。他往濕漉漉的坑里覆上了干土,舒了口氣,表示全部完工。

“給你念幾段詩,聽嗎?”他掏著褲兜里幾頁揉皺了的紙,“好詩啊,我認為?!?p/>

“當然!”梅玫挨近他坐下來。

郭立楠清清嗓子,用他那脆朗朗的聲音念起來。這是中文系一個女生寫的墻報詩,他實在太喜歡,忍不住去偷偷抄了下來。

……時間沒有失物招領處,

可以使我們討回丟失的十年。

但我們有落后的恥辱,

將使我們臥薪嘗膽。

梅玫覺得好像有一股洶涌的潮水,猛力撞擊著她的心懷,會沖去她靈魂中的污濁,注入新的活力。她凝神聽著,真想自己也寫出這樣的詩句來……

老年人也曾有過青春的歷險,

為什么要把孩子

鎖進自己的經驗?

只要看到黎明,

哪怕僅僅一線,

青年也要飛奔向前;

只要看到不平,

哪怕只有一點,

青年也會忍不住叫喊。

接受挑戰吧,同時代的戰友,

先驅者在微笑中,

把一切留給了明天……

郭立楠忽然感到梅玫推了他一下。他抬頭一看,見二哥郭立樞正在開院子的門要進來。梅玫飛快地向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念了。他懂得梅玫的好意,心里卻有幾分不悅。正要走開去,郭立樞已經走了進來,手里抓著一張紙,邊走邊嚷嚷:

“瞧瞧,什么樣的漫畫,都上了墻。讓我給撕了?!?p/>

“撕了?”梅玫走上去接過那張畫一看,原來畫面的右邊立體豎著“民主”二字。但民主的主上的一點不見了,成了“民王”,王字上坐著一個體態臃腫滿臉橫肉的人。左邊還有另外一個“民主”,民主的主上一點被一個瘦小子緊緊抱住說,“我只要這一點!”

郭立樞用短粗的手指點著左邊那幅畫說,“這個嘛,還差不多,就要那一點,是十足的個人主義者!”

郭立楠嬉皮笑臉地回答說:“不多不少,就要一點,也夠可憐的了,比那些想當民王的人,總還少點禍害!”

郭立樞剛想反駁,被梅玫拉進屋里去了。兄弟倆除了不見面,一到星期天就得吵架。梅玫已有和稀泥的經驗。

郭立楠在院子里坐了一會兒,欣賞著剛栽下的那棵小小的丁香樹。與其說他喜歡丁香的花朵,莫不如說他喜歡丁香那一串串心形的果實。他原來并不怎么喜歡植物,前些年的混亂中,他一直跟著幾個同學學繪畫,幻想著將來能畫一套科學幻想小說的連環畫。到了1977年,他高中畢業去農場勞動剛滿一年,大學開始招生,他們幾個小伙伴中突然興起了一股“科學救國”熱,紛紛棄畫從工,一個進了科技大學,一個去學數學了,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就考到這生物系來了。好在他適應能力強,求知欲盛,又碰到了幾個嚴格的教師,沒過兩個月就對植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終于決定“繼承”達爾文和林耐的事業。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將首先在今年夏天把這院子變成“百草園”,這也許要冒一點兒觸犯家規的風險,不過到目前為止,母親并沒有出來反對。

郭立楠覺得有點餓了,就走進屋子里去。廚房里傳來媽媽同郭立樞的說話聲,他不愿進去。推開大哥郭立檉的房門,又是滿地煙頭,空無一人。大哥今天休息,又出去了?郭立楠轉了一圈,只好走到客廳里去。

郭家歷來閉門自守不好客。所以客廳是一個朝北的房間,屋里總有點陰暗和潮濕。除了幾把椅子、一張長沙發、一個酒柜、一臺電視和一張橢圓形的俄式硬木拉桌以外,沒有什么多余的裝飾。郭立楠把書包扔在沙發上,想躺下來看會兒書,剛仰起脖子,目光就同墻上玻璃鏡框里父親的遺像相遇了。

說老實話,他一丁點兒也不喜歡這張照片。不喜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父親有點顯得太胖,硬挺著脖子,好像故意要裝出一種威嚴的樣子,表情很不自然。他活著的時候,郭立楠記得小時候看見他在大會上做報告,就是這個樣子。在郭立楠的印象中,父親是個古板、固執的人,他的神情總是那么不容置辯,說話的口氣是命令式的、強制的,對家人、鄰居無一例外。他還有許許多多清規戒律,比如說,每天早上六點半收聽天氣預報(除此以外的文娛節目他一律不聽),每天晚上喝一杯濃濃的紅茶(照樣打呼嚕)。他不過夏至決不摘帽子,過了秋分必得穿上皮坎肩。他不允許孩子們在地板上跳躍,不許孩子們大聲說話,不許在吃飯時把椅子腿翹起來。他沒有朋友,也不喜歡孩子們的朋友,不管誰來他都不正眼看,連郭立楠都有些怕他。記得自己九歲那年,父親有一次喝了酒,忽然抱過兒子要親熱親熱,竟把他嚇哭了。平時郭立楠只要看見父親在家,就想盡辦法溜出去。不過聽媽媽講,父親還是十分值得尊敬的。他從抗戰開始就在關里參加了八路軍,經受過嚴酷的戰爭考驗,從連司務長開始,一直當到團后勤處長,師后勤部副部長。新中國成立以后進城,接管了商業工作……由于他對上級恭謹唯命,工作也過得去,又從不得罪人,一向還算順利。每次搞運動,他都好像注射了“抗血清”一樣,安然過關?!拔幕蟾锩?,他挨了幾天斗,也是局里最早結合的一個干部,家人沒怎么遭罪,所以媽媽對他畢恭畢敬。有一個難得來串門的親戚說過,老郭大哥一生只犯過一次錯誤,那就是他的第一次結婚。但這也不是他的責任,他事先怎么知道那個女人不會生孩子呢?郭立楠覺得不公平的是,他竟比媽媽整整大十六歲。他很少同她待在一起,從來不同她一起去看電影,門口來一輛小汽車,總是把他獨自一個人接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前幾年,他還曾經粗暴地撕掉過郭立楠的一只風箏,只因那上頭畫了兩個長翅膀、光屁股的安琪兒。為了這件事,郭立楠心里一直沒有原諒他,以至在父親去世后的葬禮上,只擠出了不多不少兩滴眼淚。

郭立楠眨眨眼睛,滿不在乎地沖著鏡框做了個鬼臉。照片上父親的目光是嚴厲的、冷冰冰的,好像在詢問家人們有沒有違反他生前制定的一切家規……

假如郭立楠一直在這樣的目光下長大,他也許會變成一個地道的郭自彬第二。然而,“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使郭自彬足足有好幾年時間心神不定,自顧不暇,放松了對小兒子的管教。郭立楠的少年時代基本上是在別人家里度過的。這也許是那幾年中一種奇特的社會現象。從小學起,郭立楠就有兩個要好的同學,一個同學的爺爺是大學教授,爸爸是位工藝美術家;另一個同學的爸爸是一位報社編輯。他們家里都有各種各樣的書籍和畫冊。郭立楠像著了魔似的成天鉆在別人家里,如饑似渴地閱讀那些同他年齡很不相稱的大書,以此填補他空虛而又渴求著知識的心靈。十年浩劫中尚有幸免于難的“落角”,十年混戰也給一些有志者造成了不可多得的良機。這十年中,許多青年的時間和精力,都像流水一般白白淌過去了。但也有一些人,或是出于偶然,或是由于個人獨特的資質,卻把時間換成了知識儲存下來。

郭立楠的家庭是沉悶的,父親只要求孩子們嚴格遵守他定下的規矩,而并不真正關心他們。母親謹小慎微,以為孩子不學壞就是天大的幸事。老大郭立檉對別人的事漠不關心,而郭立樞這些年又忙于自己的功名利祿,對小弟不屑一顧。郭立楠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里成長起來的。他很像僥幸被吹落到平原上來的一顆樹種,得到充足的生存空間、陽光和雨露,沒有因為環境的限制而變得畸形。也很像山區水庫里的鯽魚,由于避免了嚴重的現代工業污染而長得肥碩,甚至改變了某種遺傳弱點,這在生物學上,稱為“定向變異”。當郭立楠在1977年秋天斗膽報考大學時,還遭到郭立樞的嘲諷,直到錄取通知書來了,全家才大吃一驚。

郭立楠是這個家庭中第一個走向新時代春天的人。當他滿腔熱情地投入大學里的新生活時,久已積攢在他心中的許多新奇而大膽的思想,都像開江以后的魚兒一樣活躍起來。他越是追慕陽光,越見家庭留在他心中的陰影;他越渴望藍天,越覺得自己的翅膀沉重。他幾乎不愿回家去了,連想也不愿想到它,像是這個家庭隱蔽的叛逆者。但他依然每個星期天回來,除了回家吃兩頓媽媽親手做的好飯,補充一番口福之樂,另一個原因也許就是為了見見嫂子。他沒有姐姐,心里把梅玫當成自己的親姐姐看待。梅玫那親切、文靜的微笑和談吐,使他對她產生一種姐弟之間真切的依戀之情。正像他說話喜歡抿嘴那樣,思想認識的敏銳總還不能完全遮掩住殘余的孩子氣。他什么都告訴梅玫,好像她是一個保險箱。不過,她可絕不是只會替他保管東西。她不但喜歡聽他給她講些有趣的新聞,更喜歡聽他分析問題。什么民主與法制,十七年同十年的關系……她聽得很專心,雖然似懂非懂,但過后必定認真思索,下次就會向他提出一個獨立思考后產生的問題。郭立楠覺得有人認真地傾聽自己的談話是一種莫大的享受,感到自己的話被人重視是快樂的,所以他喜歡同她談話。在這個家里,他居然也有了一個熱心而忠實的聽眾,實在是一件幸事。況且,關于他自己在班上挨了批評之類的事,也只能同玫姐去講,她不像媽媽那樣怨天尤人、唉聲嘆氣,而會用幾句熨帖的話兒把你的煩悶委屈趕得無影無蹤。

不過,每次談話以后,他總得伸伸舌頭,要她千萬不要告訴他的二哥。這時她那雙好看的眼睛就會瞇起來,嫣然一笑走開去……

“楠——吃飯了!”是媽媽在廚房里喊。郭立楠從沙發上跳起來。

梅玫把熱騰騰的餃子端上來了。還有幾碟小菜,紅腸、新鮮的水蘿卜豆芽拌涼菜、咸鴨蛋、酸黃瓜。

羅阡往每個人盤子里倒了一點醋,舀了一勺蒜泥。對郭立楠說:“韭菜餡兒的,今年頭一茬韭菜,嘗個新鮮。學?;锸巢缓?,讓你帶點咸鴨蛋去也不聽……”

郭立樞在坐下吃餃子之前,把蹲在窗臺上的一只大黑貓抱了起來,親熱地朝它“咪咪”了一聲,把它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黑貓長得壯壯實實,一身緞子似的長毛,油光锃亮。他最喜歡這只貓,貓也通人性,全家五口人中就同他近乎。他夾了一個餃子放在它面前,它轉了一下眼珠,把頭扭過去了,對著墻壁一動不動。

“大黑一點兒不饞?!彼呐乃墓饣钠っ?,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個餃子,慢條斯理地說,“不是我吹,我訓練出來的貓,就是跟別人的不一樣。從來不偷食,又聽話……”

“你可別夸它了?!绷_阡往楠楠盤子里撥著熱餃子,“昨天它還從前頭飯店里叼回來那老大一塊肉,讓我給送回去了。你說它不偷食,它盡在外面偷,耍兩面派,你到小棚子里去瞧瞧,盡是吃剩的骨頭……”

梅玫禁不住偷偷笑了一下。她想這只黑貓,真不知是誰教的,在家里活像個正人君子,一出去就無惡不作。瞧它那雙眼睛賊溜溜的,裝得倒挺斯文。她揚起臉對郭立楠說:“以后你不妨研究研究動物心理學,培養這種‘兩面派’大概也有一套理論?!?p/>

郭立楠嘴里塞得滿滿的餃子,嘟嘟囔囔地說:“還不是有人‘以身作則’唄!噯,不信,我給你們講個笑話——”

羅阡趕忙說:“吃完飯再講?!?p/>

郭立楠晃晃腦袋說,“抓革命促生產嘛,講個笑話吃得多!你們聽著?。簭那?,有三個讀書人上京趕考,路過一座高山,聽說山上住著一位‘半仙’,能推算出到底誰能考上,誰考不上,于是便上山去求教”。

他一本正經地講著,而且還一個接一個不停地吃著餃子。

“聽了三人說明來意,‘半仙’緊閉雙目,伸出一個指頭,卻不說話。三人不解其意,請求解說?!胂伞瘬u搖頭,‘此乃天機,怎可泄露’。三人無奈,只好下山而去?!胂伞耐降芮那膯査骸畮煾?,你對三人只伸一根指頭,是什么意思?’‘半仙’回答說:‘傻瓜,這個竅門還不懂?他們三個人,將來如果有一個考中,那一個指頭就表示考中;有兩個考中,就表示有一個考不中;三個都考中,就表示一齊考中了;如果都沒考中,這一個指頭就代表一齊落榜了?!?p/>

話音剛落,梅玫馬上響亮而開心地笑出聲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差點連餃子都噴出來。羅阡半天才反應過來,也忍不住嘿嘿地笑起來。

“此乃天機,”郭立楠嚴肅地說,“這只大黑貓,怕也是有人給它傳授過天機啦,才學得這么聰明乖巧。名師出高徒嘛……”

郭立樞突然把手里的碗重重放在桌上,不客氣地打斷了他,大聲對羅阡說:“媽,大哥怎么還不回來?”

羅阡搖了搖頭。

“又上那個女的那兒去了?”

“還能上哪兒呢?同他說過多少次了……”羅阡放下筷子,嘆了口氣。

房間里的空氣,驟然緊張起來。好像“那個女的”,是一個兇惡的妖魔,會勾去郭立檉的魂靈。梅玫和郭立楠顯然都明白郭立樞指的是什么,誰也不愿插嘴,只聽見筷子和盤子的聲音?!斑@頓飯又吃不好了?!泵访迪?。郭家到底碰上什么邪氣了,連飯都吃不安生。

那只貓果然十分乖巧。它似乎嗅著房間里的氣氛有點不對頭,十分知趣地縱身一跳,到院子里去了。

郭立楠狠狠地瞪了那只黑貓一眼。他雖然是學生物的,所有的動物中卻最不喜歡貓,而且幾乎到了仇恨的地步。他憎恨貓的媚態和溫順,然而,貓和老虎、猞猁都同屬貓科,動物學的分類完全一樣。但虎矯勇,猞猁兇殘,貓卻狡猾而善于逢迎,生性截然不同,差異如此之大。大自然這個神奇的造物主,給人多么深刻的啟示啊……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女人高潮免费视频,中文字幕高潮激烈,国产亚洲日韩精品超碰,国产成人精品高质量